? 三七八一 机缘和考验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三七八一 机缘和考验

王小蛮2017-12-8 23:48:42Ctrl+D 收藏本站

  三七八一机缘和考验

  “放我出去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也叫陈汝宁倒霉,竟然陷在鼎中无法自拔。

  当年可能是这鼎中正在炼制某种丹药,可是却因为欠缺一种材料,炉鼎的主人想要打开,却刚好遇到敌人发动攻击,死于非命。

  虽然过去那么多年,可是这炉鼎却是非同一般,竟然始终没有熄灭,始终记得当年的任务,因此当陈汝宁进入,炉鼎就把他当成了最后一件需要添加的材料,立即关上鼎盖,开始炼丹!

  “不好,完了完了。”陈汝宁站在炉鼎之中惊慌不定,早知道是这种情况,打死他也不敢进入了。

  “给我开!”他猛地用手向上托举,可就算是用尽全力,也不能推动一丝一毫。

  “给我破!”他发疯一样的冲到炉鼎的一侧窗口,手中巨斧猛地砍下。

  “不行!这大鼎实在太过结实,不是我一个一万次元的尊者能打开。”陈汝宁双目中现出惊恐,低头去看,只见下方的火焰已经完全的点燃,死灰已经看不见,下边是大片的熊熊火焰。

  火焰越来越高,整个大鼎之中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,陈汝宁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已经开始发热。

  “怎么办?”陈汝宁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他有点后悔,早知道得到第一圣皇大人的腿,就逃往落石碎片区之外。

  想到这里,他想到了叶空。心中暗恨,要不是担心会遇上此人,我就向着外边跑了,这姓叶的真是害人不浅,难道是老子的命中克星。

  心中虽然恨,可是眼下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。

  “怎么离开这里。”陈汝宁抱着圣皇的大腿,却是毫无办法。

  圣皇的大腿无比的坚固,应该不怕火烧。可是他陈汝宁才是一万次元的尊者,这火烧上来,很快就会把他烤成一块炭,最后烧成灰烬。

  陈汝宁越是怕,火就来的越快,炉底的火焰不知道有多么的高温,当烧到数丈高以后,温度已经低了不少。可是这样,依然不是陈汝宁能够支撑。

  “不行,我吃不消了。”陈汝宁已经尽量把自己的身体向上浮,尽量贴近炉顶的位置,可是下方的火焰却是依然毫不留情的窜上来,将他包围。

  熊熊的火焰之中,陈汝宁紧贴炉鼎之盖。

  “护身之力!”陈汝宁放出尊者的力量护身,身体外边出现一层光幕,挡住火焰。

  不过这炉鼎之火是用来炼制最高级的丹药,其中温度之高可以想象,根本不是陈汝宁这个一万次元的尊者能抵抗,就连他背后紧贴着的鼎盖都已经烧的通红。

  “我不甘心!”火焰之中陈汝宁的脸孔已经扭曲,他厉声怒吼,“我已经得到第一圣皇大人的腿,我眼看就能成为第一圣皇大人的弟子!我很快就会成为净土世界乃至中央圣地一手遮天的大人物,老天爷,你为什么对我陈汝宁这样不公!那个姓叶的何德何能,让他一次次得到奇遇,而我才刚要转运,就遭遇如此倒霉!老天,你太不公平,你混蛋,我是第一圣皇大人的弟子,我不能死!”

  陈汝宁的厉啸声在火焰之中回荡,在巨大的铜鼎内部来回激荡出阵阵回声。

  不过,到哪个世界都一样,不会有什么救命的老天。不管在哪一界,救命的只有自己!

  陈汝宁感觉到自己全身开始融化,全身的尊者之力在消退,全身都开始破溃,煮熟,化成焦炭!

  “不行,我不能死!”陈汝宁脸上已经烧成一片黑炭,若是叶空来也绝不会认出他来,那黑炭的脸孔之中,又有丝丝的鲜血渗出,不过那些鲜血刚渗出就已经沸腾,随后蒸发。

  生死之间,陈汝宁想到了刚才在大鼎四周的货架上收取的丹药,十丈高的货架上,放满了瓶瓶罐罐,其中的丹药加起来,不知道有多少。

  本来这些都是陈汝宁的收获,这些丹药拿出去卖卖,得到的利益恐怕是惊人的!

  不过现在都管不着了。

  陈汝宁随手取出一罐,顿时闻到其中一股清香之味!

  “好强的药力,我恐怕受不起……”陈汝宁才是一个一万次元的尊者,让他服用百万次元甚至更高的强者才能服用的丹药。哪怕是再好的丹药,他也是承受不了其中的药力!

  不过事到如今,他已经管不了了。“来不及了,若是再不服用,我嘴巴就烧没了,我就烧成骨架了,到时候丹药已经救不了命!”

  若是在外边,这样的丹药他绝壁不敢吞。可是现在他想都没想,就一口将那颗丹药吞下。

  “果然有门!”陈汝宁面上放出惊喜之光,当那颗清凉的丹药吞下,他感觉到那颗丹药顿时仿佛一块冰块,将他的全身都完全的冷冻了!

  “好冰,好疼苦!”陈汝宁脸上随即狰狞起来,那丹药果然太强,给他造成的冷冻伤害让他痛苦不堪。

  不过让他开心的是,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之中,他全身的伤势,竟然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在愈合!

  “好!有效!让我再痛苦一点吧!”陈汝宁的脸上很快回复了本来面目,不过表情却是严重扭曲的,已经分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欣喜还是痛苦,非常的恐怖。

  不过那枚丹药的药力很快就释放完了,在这轮回不灭宝鼎之中,丹药的力量会迅速的吸收蒸发,然后成为药鼎所炼之丹的一部分。

  “不好,丹药的力量消失了,我还要再吃一颗。”陈汝宁再次取出一颗丹药,他想要找到和上次一样的冰系丹药,不过他运气又开始不好,接连打开数十个丹药瓶,也没找到他要找的丹药。

  “不管了,这种丹药也是有一种清凉的感觉,先吃下去再说。”当陈汝宁这次吞下丹药,却是猛地捏住嗓子,想要吐出,“不好,竟然是颗毒丹!”

  想吐出已经来不及,那颗毒丹在瞬间化成液体,进入他的身体之中。

  “不行,我要吃解毒丹!”陈汝宁也不认识什么丹药,连忙把手中所有瓶子的丹药,全部都倒入口中!

  “我不能死!”

  “我不甘心!”

  就在陈汝宁在鼎中疯狂挣扎的一样,一道电光闪来,一个中年儒雅的男子站在了鼎下,点头道,“怪不得大人一直叮嘱不要刻意保护他,原来这些对他来说,既是机缘又是考验,第一圣皇大人想必都已经算到了这些……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