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三四七五 真的是手抖了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三四七五 真的是手抖了

王小蛮2017-12-8 23:42:11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他?”本来,魔劫怀疑曾瞬是过来捣乱的,却没想到这家伙一来就指着叶空说是小偷,倒是一下懵了。

  红色封印下,叶空也注意着上方,他倒并不知道什么穷鬼小偷,只是觉得过来的是个酒鬼。

  当下,叶空昂头问道,“喂酒鬼,你说话睁睁眼好吧。”

  曾瞬道,“我睁没睁眼都知道你是小偷,因为我感觉到我的东西在你身上!”

  叶空奇道,“可是这位前辈,我从来没见过你,你说我偷你东西,从何说起呢!”

  曾瞬冷道,“那我说一物,你看看是不是在你身上。”

  叶空道,“你说!”

  “一个十多丈方圆的白色大龟壳!”曾瞬端着酒杯,低头冷笑道,“你可曾见过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叶空被问得哑口无言。

  大龟壳是荆棘恶龙驼来,叶空还真的不知道是从哪弄来的。

  倒是魔劫立即开口道,“曾道友,我可以证明见过这个大龟壳,正是在他身上!”

  魔劫说着这话,心中盘算,等会杀死叶空,难道要把龟壳还给曾瞬?

 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不过魔劫也是老家伙,心说现在叶空不是还没死?等叶空死了,再专心对付曾瞬不迟。

  此刻曾瞬听魔劫一说,顿时指着叶空道,“小子!现在人证物证俱全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  魔劫眼珠一转,也已经有了主意,当下道,“曾道友,这小贼相当狡猾,我已经将他困住,不如你进入将其击杀!到时候,那个龟壳,我们再作计议……”

  魔劫就想借刀杀人了。

  不过那曾瞬却不是如此愚蠢,虽然睡眼惺忪,可却是精明,道,“你们生死之战,关我何事!让我当你的炮灰,你给我出手费不成?”

  魔劫一小心思被曾瞬看出,当即恼羞成怒,道,“那你就别碍事了,速速离开!”

  曾瞬不悦,“那我的龟壳岂不是没了?”

  魔劫怒道,“让你出手你又不出手,你到底要如何?”

  曾瞬手腕一翻,牛眼小杯中又装满了菩提露,他很享受的一口喝下才道,“所谓先礼后兵,只要他肯老实归还我龟壳,我便拿着我的东西,喝着我的酒,不管你们的烂事。”

  魔劫暗道这老家伙果然精明,难道自己快要到手的龟壳,就要被他拿走么?

  可是如果不愿,难道自己先和曾瞬打一架?

  魔劫无奈,只好摆手道,“那你去要,只要他肯还你,我便不管。”

  其实魔劫心里不希望叶空交出龟壳。

  下边叶空心说,现在龟壳被龙骨鞭吞下,我想还你都不行!

  更何况,旁边张妹也是个死心眼,低声道,“那是我印第安祖兽圣物,我们死也不能给他!”

  不过叶空却不会这样说。

  叶空笑道,“曾前辈,那个龟壳在我这,给我借用一下,要想还给你,那也可以,只是我看那个家伙不顺眼,你帮我教训他一番,我必定将龟壳双手奉上!”

  叶空也是打的借刀杀人的主意。

  不过那曾瞬岂会上当,顿时骂道,“我说你这个小娃娃不地道,他十万次元我七万次元,我教训他岂不

  是找死?”

  魔劫站在一旁冷笑,也不答话。

  叶空又道,“要不你将这封印解开,我出来便将龟壳还给你。”

  魔劫顿时紧张道,“曾道友不可!此子狡猾得很,座下巨龙速度更是绝快,若是打开,他转瞬就会消失踪迹!”

  “放心放心!”曾瞬头,身影一动,已经站在红色的“封”字上。

  他是个酒鬼,也顾不得什么高人形象,跪在那透明玻璃一样的封印上,用手中小酒杯的杯底敲敲封印,开口道,“小子,你别耍花样了!我曾瞬不会为你做任何事,你快快把龟壳还给我,否则你一个强敌没应付完,又增加一个强敌,得不偿失!”

  叶空心说不好,日你先人板板,一个魔劫就要命了,现在又来个曾瞬,这突围更加的渺茫。

  不过那张妹却是个标准的死心眼,一口回绝道,“这位曾前辈,那龟壳是我印第安族始祖当年的座下尊兽所化,理应是我印第安族所有!现在是完璧归赵,怎么能说是偷?此物当初被有尾族张智鹏霸占,我倒是要问问前辈你从哪里偷来?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女娃子……”曾瞬张口结舌了一下,才道,“龟壳是张智鹏那混蛋得罪我,老夫出手灭了他,他临死之前送我!我管你什么印第安族!”

  “你出手杀他,他临死送你,杀人夺宝能说成这样……”张妹暗自鄙视。

  叶空倒是明白了不少,敢情当初自己杀到有尾族为什么没有龟壳,是被曾瞬提前抢了!

  不过这曾瞬龟壳到手,也装不进随身空间,那么大个东西,带着也不方便,最后肯定就藏在十四尊国的某处。

  怕是荆棘恶龙带着龙骨鞭来到十四尊国,因为龙骨鞭跟龟壳有感应,所以龙骨鞭被吸走,荆棘恶龙跟随而去,这才找到龟壳,然后背来。

  想明白这些,叶空道,“曾前辈,此物是我族圣物,相信对你也没啥用,不过毕竟此物受你保管,我印第安族记住你的恩情,若是我不死,日后去我印第安观云城,必定有谢礼送上!”

  曾瞬手拿酒杯指着叶空哧笑,“你又扯淡,你被这老牲口的困阵困住,你岂有不死之理?”

  说话之中,那酒杯之底残留的一滴液体,竟然从杯口滴出。

  一颗透明的水滴,笔直落下!

  魔劫一直注意着曾瞬,看见那滴酒珠,他顿时目中一闪,厉声喝道,“作甚!”

  他话音出口,已经猛扑过去。

  曾瞬也是大惊,“我的菩提露!我的菩提露啊!”

  一边呼喊一边猛地扑在红色封印上,倒是刚好挡住魔劫。

  而那枚水滴却已经滴在透明的封印上,让所有人吃惊的是,封印竟然无法感应到那枚水滴,就这样让其轻易透了过去!

  看着水滴透过封印落下,魔劫阻止已是不及,双目中杀机闪动,厉声吼道,“曾瞬,你找死!”

  曾瞬目瞪口呆,连忙道,“真的是手抖,手抖!那可是菩提露啊,我一滴都不会给别人喝!你去打听打听,别人出十万菩提珠买我一滴,我也不会卖,怎么会便宜这小贼子?”

  封印下,那枚水珠看似普通,可是却有一种无法想象的吸引力,镇噩猛地一睁眼,立即游走过去,一口吞下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