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三零零七 叶空讲道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三零零七 叶空讲道

王小蛮2017-12-8 23:33:5Ctrl+D 收藏本站

  三零零七叶空讲道

  “那个魔人守卫,你出来回答一下他们的问题。”雨神武健这个人果然是既有实力也有心机,他明明自己回答不出,却是让叶空来回答。

  而且他假装不知道叶空是中途混进来的,这样如果叶空的回答贻笑大方,他刚好可以和叶空撇清关系,与他无关。

  “啊!”叶空楞了一下,心中大恨。

  他的神识刚好扫到三百层,前边一块牌位好像就是河魔神的名字!叶空刚要看个仔细,却被武健点名。

  叶空说话肯定要站到众人中间,他也不敢托大,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能偷偷的放出神识?那是很危险的一件事!

  说不得,叶空只有赶紧赶紧把放到三百层的神识赶紧撤回。

  神识探到三百层,路上经过的神禁阵法不知道有多少,叶空收回需要时间。

  刚好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马神说话了,马神黄宇生是比较直爽的人,他有些不满武健的作为,现在又看他竟然自己不答而让手下一个守卫回答,这不是鄙视在场所有人嘛?

  马神开口道,“武神尊,陈校长请你讲讲,那是想要听听达到天空神庙长老级别的高手的看法,给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个相仿崇拜的目标。可是神尊你却是让手下一个小小的魔人卫兵回答,难道您觉得我们在场所有人,都不如你手下一个小小卫兵有见识嘛?”

  马神一说,其他人虽然不敢开口,不过心中都是暗赞,马神果然是直言不讳,敢于说话!

  但是大家又在心中为马神捏一把汗!

  马神虽然是一位主神之中实力不弱的天神,可是不是神灵!不是不朽神灵!更不是天空神庙的长老!

  武健是一个嚣张莽夫,如果武健真的犯浑要打马神,那马神今天恐怕就要当众受辱!

  不过又一次让大家吃惊的事情出现了,武健竟然没发火。

  “马神兄弟说的有些道理,不过我让我属下卫士发言并不是轻视诸位道友,而是我今天刚跟手下卫士讲过这个问题,我这个有一个毛病,好话不说二遍!”让人诧异的是,武健并没有发火,而是开口解释了。

  虽然他的解释纯属扯淡,不过他毕竟是给面解释了!

  而他解释完以后,更是又谦虚的说道,“如果诸位在他说完以后觉得他的看法辱没了大家,那我会命令他,给在场诸位每人磕头致歉!”

  武健这一说,在场人等都吃惊了,心说这武健并不只是不讲理的莽夫啊!让手下磕头致歉,那也是一种很高的礼节!外边传出去,都可以吹牛说“天空神庙的长老让属下亲卫给我磕头了!”

  只有叶空知道,这家伙纯属故意折磨他!就是因为刚才提到他是天空神庙的后备长老,叶空没有表现出惊讶,他这就故意整叶空来着!

 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间,叶空已经完完全全的收回了神识,他也不怯场,哗地一下,摘下头上金盔,施施然走向众人围坐的圆圈中央。

  他头盔一摘,在场人等又一次吃惊。

  ”偏神!”

  “雨神神尊果然是厉害,历史悠久大家族,未来天空神庙的长老,连手下一个小兵亲卫,都是偏神级别!”

  不过一众议论声中,这个魔人偏神已经走过武健的身边。

  “哐当!”头盔扔在了武健的面前。

  叶空并没有停下脚步,他继续向前走,便走边脱盔甲,走到大家围坐的圆形中央,他已经把盔甲脱下。他又是一抬手,哗啦一声,那件盔甲已经准准砸在武健面前的地上!

  随后,叶空又站在中间开始脱战靴……

  看着叶空的作派,在场人等全部都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,心说这武神尊的亲卫失心疯了不成?让他上来讲道,他却是一路脱了外衣!难道他以为是要他表演脱衣之秽舞不成?

  那边水蓝神美眸之中也是一片的好奇,不明白这偏神级别的卫兵,这是来的演的哪一出?

  要说最郁闷的是陈校长,他看见叶空在脱鞋,心中暗说,这是外套,如果马上这家伙还要继续脱,那如何是好,这不是污了大家的眼么?

  陈校长只好去看武健,希望这家伙给句话。

  不过回头一看,只见武健脸上的表情,相当难看,那一双眼,恨不得把面前这个魔人吃了不成!

  “这是怎么了,这魔人不是他亲卫嘛,怎么好像仇人一样?”陈校长不明所以,吓得没敢说话。

  啪!又是一声,只见一双臭鞋扔在了武健的面前。

  叶空心说你不给我脸,我还给你脸?你狂,哥们比你还狂!

  他把这些卫士衣甲除去,这才站在中央作了一个四方揖,动作很是优雅客气,大袖一摆,朗声道,“诸位道友,在下云海小神酒魔神。这次受邀参加火神神尊的寿宴,今天来参观贵修炼所,因为不得进入,这才隐入武神尊的亲卫队,还望诸位见谅……”

  众人这才明白,感情这位不是武神尊的卫兵。

  叶空表明身份,那陈校长作为主人也开口道,“火神神尊大寿,我们修炼所理当迎接四方宾朋,倒是我们失礼了。”陈校长又回头吩咐道,“给这位天神安排个座位。”

  陈校长心里有话,既然你远道是客,那就坐下吧。不过讲道,就不要丢丑了,在场都是主神,甚至还有不朽,你一个偏神说什么说呢?

  不过貌似这个魔人并不领他的情,而是开口道,“既然武神尊抬举让我出来,我就给大家讲讲我对于天道的理解!”

  “噗!”叶空说要讲道,在场很多人都笑了。

  一个魔人,一个乡下魔人,一个低档次的乡下魔人,你也在这里讲道?这里是东胜神国最大的修炼所,这个讲台高到你抬头都看不见边!你也想在这里讲道?

  众人都是心生鄙视。

  不过一圈围坐中,却有一个水蓝色的身影,一双眸好奇的看着这个魔人。而在那双动人瞳孔的最深处,却又勾起了很多的回忆一般。

  很多年前,就有一个才是神人级别的魔人,也是这样大大咧咧站在大群强者面前,站在众人可以压死人的目光和唾沫星中……

  就在水蓝心中回忆浮动的时候,中间的叶空已经开口讲了。

  “我是酒魔神,一生爱好便是炼酒!炼出各种口味的美酒佳酿,那既是我的梦想,也是我的职责……”

  众人一听又是雾水,心说讲道啊哥哥,不是讲酒!

  不过大家却并不厌恶他,因为他一挥手,大袖扫过,面前的空中竟然漂浮了多达上百只的酒壶!叶空的大袖又是一扫,所有的酒壶盖全部打开。

  顿时,一股股各色各样的酒香,或清洌,或甘甜,或浓醇,或醉人的香气弥漫在空中,在场人等全部都为之陶醉。

  酒系食系的天神一向都不是众神讨厌的神,所以叶空这酒一放出,所有人都是改变对叶空的看法,双目痴迷贪婪的想要喝一口酒壶中的酒!

  叶空这才朗声道,“有人说天道就是这壶中的酒……”

  :感谢大家,哈哈,我今天看见太多的祝福,小蛮我真是开心哒!祝福太多,我就不一一回了,哈哈,谢谢,我全看见了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