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七八三 一同坐牢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二七八三 一同坐牢

王小蛮2017-12-8 23:28:48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这就是一个认主以后的空间,就好像当初在本道仙国的冰窟世界之中,不管我前进多少,都会立即回到原地!而这空间四周的万丈深渊也是一样,不管我掉下去多深,其实还是在原地!狱族最厉害的画地为牢,不过如此!”

  叶空想到这里,不由得双目之中露出轻蔑的表情。

  虽然狱族的画地为牢非常的厉害,困人的本事更是强大。不过叶空相信,再强大的困阵,也敌不过自己的强大一击!

  再厉害的盾牌,也挡不住足够力量的一击!防御的力量,永远比不上进攻!如果不是这样,这只能说明进攻的力量,不够!

  叶空困在这阵中,他却是有一种非常强大的进攻力量!

  那就是射天琅和神血箭的一击!叶空相信,只要他拿出射天琅神弓来射出一箭,此阵必破!

  不过叶空犹豫了一下,最好还是没有拿出神血箭。

  虽然狱神设下圈套,不过在叶空看来,这狱神还没有坏到极点。若是真是那种凶恶之人,还要设下这种圈套么?不需要,直接把叶空等人囚jin起来就是,还需要找借口么?

  另一个,狱神也还没有太过为难叶空,狱神所图的,不过是想让匠神来修理母塔。狱神之所以囚jin叶空,原因是他把叶空看的太重要了!他真的以为叶空这个孙女婿在匠神眼中是多么重要的角色。、

  其实叶空知道,匠神那老家伙都狡猾jing明的要死了,为了他叶空,匠神会因此妥协?告诉叶空的脚趾头,它也不会相信的。

  可是狱神相信了!

  果然就在叶空受困的第二天,狱神的声音传来进来。

  “叶道友,麻烦你给我录一段请求匠神出手的留言。”狱神的声音在那一片空间之中回响。

  “你太高看了我在匠神眼中的作用,你将我困在这里,匠神不但不会帮你,而且就连我也会被他看不起,他又怎么会帮我?更何况,你真的以为这个认主空间就能困住我?”叶空盘坐那百步平台的中央,眼皮都没有抬回答道。

  听见叶空一口道出认主空间,狱神倒是吃了一惊。他没有想到叶空的眼力竟然如此,相信也只有那些豪门大族的富二代才有如此的眼力。

  不过短暂的惊愕之后,狱神并没有担心,因为这认主空间非常的坚固,根本难以击破,这是遥远古代的古狱族设下,就算是超神器也是斩不开的!

  “你重不重要我们自然是知道,我就问你,你肯不肯给我录制一个留言?”狱神冷声哼道。

  其实录不录留言都是无所谓的事,他说的再苦,匠神也不会心ruan。不过既然狱神要,叶空也就点头了,不过叶空又道:“狱神,给你做这件事可以,不过我要看见我的朋友!我担心你为难我的朋友!”

  狱神听说叶空答应,立即开口笑道:“你不就是担心你那个女的主神朋友么,我给你送过来,只要你帮我录制!”

  狱神也是爽快,抬手一挥。叶空就觉得眼前光影一闪,一个穿着黑色纱裙的曼妙女子,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“姚卉!”

  “叶空!”

  两人在这里相见,都是感觉到心中一松。别看平时没有什么感觉,此刻两人在这里一见面,心中竟然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  “好了,叶空你答应帮我录制的。”狱神的声音又传了进来。

  “好的。”叶空也不为难,立即拿出一块玉柬抵在额头上,说道:“匠神神尊,我被狱神囚jin在这里,真是好悲惨好可怜,请你无论如何出手,帮我渡过难关……”

  黑狱神塔,最高处的子塔之中。

  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走出了那四方形的好像监狱一样的房屋,一抬手,将手中的玉柬交到一个黑衣使者的手中,开口道:“速速将这玉柬送到匠神域,三个月之内来回!”

  “是。”黑衣使者行礼以后,接过玉柬,疾走而去。

  看见黑衣使者离开的背影,负手站立的狱神轻轻叹出一口气,“我们狱族的母塔再也拖不了很久了,我这是逼不得已啊!别人都不知道,如果母塔完全的失去动力,狱族以后不能移dong事小,我们狱族每间房子外边的迷宫阵都会停摆,这才是大事啊!”

  狱神说到这里,半隐在黑色头套中的脸一下就扭曲了,双目中射出jing光,冷哼道,“为了狱族,我不惜做任何的事!”

  当他说这些的时候,远处站在不少的,身材不错的,全身裹着黑色长袍的窈窕身影!

  就在狱神将玉柬给使者送走,转身刚要进门的时候,后边却又奔来一个黑衣狱族,给狱神跪下,道:“神尊,外边有四个相貌诡异,带有残缺之人正在大呼小叫,求见神尊。”

  狱族的大门不设防,经常都有些乱七八糟的进来,有的喜欢在里边到处乱转,而有得则是喜欢在其中狂言乱语,狱神都见得多了。此刻他心情烦躁,立即摆手道:“别理他们。”

  跪着的狱族却是又道,“可是那四个都是主神级别,看上去凶神恶煞,我们在外边行走的几个弟zi都被他们捉了去。”

  “四个人都是主神!”狱神心中一惊,一下来四个主神,他必须重视起来,当下说道,“那我去看看。”

  ……

  不多时,在狱族的宫殿,就是之前接待叶空的房间,此刻又坐了四个相貌怪异的老者。

  首先响起的是瞎神沙哑的声音,“狱神,我听说在我们来之前,你已经见过那姓叶的了。我们来的目的和你们狱族没有关系,我只是想问一下,那姓叶的现在哪去了?”

  “哦,四缺神各位大驾光临,红某理应全力协助。不瞒各位,之前我们是刚刚宴请姓叶的一帮人。不过这些家伙醉酒以后,竟然对我狱族的女子行非份之事!虽然那姓叶的没有参与,可是他的手下却是个个如此,因此给我赶出了宫殿!”狱神说到这里一脸怒色。

  “这样……”傻神最是残ren,不过也最好骗,当下冷哼道:“让我抓住他们,把他们全部都弄成傻子!”

  哑神最是狡猾,也不开口,给狱神传音道:“可是我们一直在母塔外边,没有看到那姓叶的一伙出来。”

  听见哑神怀疑,狱神也不反驳,而是点头道:“这些混蛋当然不甘心离开,他们被我赶出宫殿以后,立即就化整为零分散钻入我母塔之中的各个子塔……哼,不过我族每个子塔之中都有迷宫之阵,他们想要zhan便宜,真是痴心妄想!”

  哑神又道:“那狱神神尊,我想问一下,你能帮我查一下叶空他们各个人的位置到底是哪个子塔的哪个迷宫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狱神苦笑道:“以前是可以的,不过现在,各位也看见了,黑狱神塔已经破败到这种地步,很多功能都失去了,爱莫能助啊!”

  说话只见,那边聋神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对话,却是远远的自言自语不断重复,“收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杀死叶空,帮你修塔。收人钱财……”

  狱神听了眉梢一跳,不过还是笑道:“实在是不知道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