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七五六 花田相邀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二七五六 花田相邀

王小蛮2017-12-8 23:28:17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这是令牌。”当叶空取出令牌,那守卫的神将,这才打开jin制,放佘凌鹏和叶空jin入。

  神车继续向里边走,叶空这才注意到,保卫这里的神阵非常的强大。甚至强度,都超过了保护毒神宫殿的强度,看得出,这里的重要xing,远远的超过毒神宫殿。

  jin入山洞之中,眼前豁然开朗,眼前的景色让叶空想起曾经在地球看到过的桃花源记。

  这里就是一个桃花源一样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!有绿树,有花荫,有泉水小溪,还有鹅卵小道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。

  当然,其实最美的,就是那大片的蓝色小花,远远的花田,一片粉蓝,看的人心神摇曳。沉醉其中。

  不过美中不足的,是那些正在如此美景之间忙碌的人!那些花农!

  上次虽然在街上,看见有无脸族的少年在抢东西,可是那孩子速度太快,又完全的bao着脸,而眼前的这些正在劳作的人们,却都是没有bao着脸。

  叶空也终于看见了无脸族是什么样的。

  叶空可以看见,他们的脸上的毛孔和汗毛眉毛都全部消失了,他们的嘴巴眼睛鼻子,都开始闭合!

  远远的一看,真是好像光板一块!

  根据那些种花者种植时间的不一样,他们脸上闭合的地方也是不一样的。

  有的人嘴chun才刚开始生长粘连,而有的人却只是一个小洞眼!

  叶空看见的最离谱的一个,他的嘴已经完全的生长粘连,看不见了,鼻子也没有了。脸上什么眉毛,头发,什么都没有,最后就只有一双眼睛,还剩下一个针眼一样细小的洞眼。

  不过奇怪的是,神格倒是并不会隐藏,而是生长在脑门上,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“这个人如果他的眼睛也生长到看不见,那就是他被赶出去的时间到了。”坐在旁边的佘凌鹏开口说道。

  “那就是说,真正的无脸族那是除了神格,脸上什么都没有嘛?”叶空低声问道。

  佘凌鹏点头,“不错,无脸族,就是无脸,脸上什么都没有,眼耳鼻嘴眉头发,全部的消失,消失的干干净净,真的,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一个人没有脸是那么恐怖的一件事!”

  叶空看着外边,又看看那些淡蓝色的花朵,淡淡道,“我现在觉得那些无脸花是多么的可怖!我们经常说没皮没脸,真的没想到,没脸竟然是那么的丑!说不出的恐怖!”

  神车继续往里走,除了前边种植的地方,后边就是生产和提炼无脸花毒液的地方。

  在种植田和提炼车间之间,是大片的造型好看的房子,就像是一个个的小宫殿,点缀在花田间,赏心悦目。

  佘凌鹏道,“那些房子都是花农们住的,这里的守卫和后边的提炼工人,他们都没有资格住这么好的房子。你别看那些没脸的人他们在花田里劳作,可是他们回到自己的房子里,就跟天堂一样,里边有漂亮的女人和jing美的食物在等他们。”

  叶空摇头道,“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值,短暂的享受换来永久的痛苦,还世代相传,真是亏大了。”

  他们继续前行,神车停在了提炼车间前。叶空和佘凌鹏走进去,发现这里的人都很正常,看来只有种植者才会遭受诅咒。

  其实叶空觉得那些下诅咒的众神,真的是很愚蠢。他们只是诅咒那些直接cao作的花农,却不是诅咒站在背后的指使者!否则的话,那就会真正的抑制住种植无脸花。

  提炼车间是在一个特别的阵法之中,就算是佘凌鹏得到了母后的令牌,也不能jin入那最里层的阵法。因为那阵法之中,已经有提炼出来的无脸花毒液的成品出现了!

  无脸花毒液的成品,是绿煌神国母后完全控制在手中的,一点点一丝丝都不能xie漏出去,所以佘凌鹏和叶空只有站在外边,好在那阵法是半透明的,可以隐约看见其中有人在动作。

  佘凌鹏道,“我曾经听说,无脸花最最珍贵的就是,并不是每次提炼无脸花毒液都会成功!很多时候,都会失败!而且这和提炼的经验和手法无关,可能也是被下咒了,所以无脸花毒液的出产量非常的小!”

  听佘凌鹏这一说,叶空心中暗自想道,“这种事对姚卉来说倒是能帮上些忙,姚卉如果驱走霉运,说不定就能多提炼一些毒液了!”

  不过叶空也只是想想,他并不会真的这样做。

  参观完了以后,就有守卫的神将出现,带着他们走向花田,在那里,他们可以近距离的观赏一下无脸花。等到叶空走过去,才发现,那些无脸花的花田,竟然也是被厚厚的阵法覆盖。

  而那些无脸族也都在阵法之中,虽然隔着一层阵法,不过靠近了无脸族,叶空才发现那样子果然更加的恐怖。

  “算了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看着这些恐怖的无脸族,想到外边的那些无脸族少年,叶空竟然打消了试图得到无脸花毒液的想法,心中生出一股了然无趣的感觉。

  如果让他叶空组织人种植这些无脸花,恐怕就算是明知道有用,他也不会去这样做!

  “好吧,那就走吧,其实不然也不喜欢在这种压抑的地方。”佘凌鹏也开口答道。

  不过就在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,却走来一个神将,开口说道,“那边有人请你过去一下。”

  叶空看看远处的花田深处,一片的粉蓝,没有尽头一般。他疑惑问道,“是请我?是谁在那边?”

  神将犹豫一下,苦笑道,“对不起,我都不知道他是谁,我只知道是母后告诉我,在这里,如果他不开口便罢,如果他一开口,就一定要按照他的命令办!而这是他di一次开口!所以,我只好按照他的命令办!”

  “这……”叶空都蒙了,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母后都特别照顾的神秘人,而这个神秘人从来没有开口,今天di一次开口就是叫自己!

  “偏神,您还是跟我去一下,他的命令如果做不到,我怕我会倒霉。”那个金甲的神将开口又道:“不过偏神您放心,那个人他没有任何的杀伤力,他甚至都不是天神,他绝对不可能对你不利。”

  佘凌鹏也是好奇死了,开口道,“那我也去看看。”

  不过神将却是摇头,道,“对不起,那人他只要见这位偏神,其他任何人都不见的。”

  佘凌鹏开口骂道,“我是少国主,我有令牌来的!”

  不过就算如此,佘凌鹏还是不被允许,叶空也没有多想,他倒并不是完全相信那个神将,而是他艺高人胆大,他倒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神秘人,在召唤他。

  跟着金甲神将从粉蓝色的花田中间穿过,叶空这才发现,原来花田之中也是有阵法没有覆盖的小道,那些神将都是在这小道上来回穿梭管理。

  穿过那条悠长的小道,叶空终于看见了,面前的不是房子,也不是山洞,而是一个巨大的树洞!树洞早已腐烂不堪,洞口掏成一个简陋的门的样子。

  神将道,“他就在里边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