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六一九 剑神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二六一九 剑神

王小蛮2017-12-8 23:25:40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六一九剑神

  “神威剑之法则?师尊的神威不是剑之极境么?”

  “你不知道,这是师尊最先修炼出来的神威!”

  “什么,师尊修炼出了第二神威!天呐,师尊太厉害了,我们一个神威都没有,他却已经修炼出第二神威了!”

  “那还不是当然的……我告诉你啊,师尊这道新的神威,已经非常的接近调用剑系的基本法则了!也就是说,非常的靠近剑系主神的本事了!”

  “呀!那太厉害了!师尊太强了!那个姓叶的……死定了!”

  在场的成千上万剑者无不是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向剑魔神,用一种怜悯或者鄙视的眼神去看叶空,而对于剑魔神放出的接近法则的神威,却都是一种惊恐的眼神!

  剑之法则!剑系最基本的法则!

  虽然这一剑并不是真的是调用了剑系的基本法则,可是这一剑的强大,却是已经达到一种用语言难以描述的境地!

  抬头看去,那只是一剑,一把巨剑的巨大光影!不过这一剑,已经完全的演绎出剑道的真理,剑道的本质!那一剑,非常简单的一剑,却仿佛是布满天空,躲不可躲!

  能够说,叶空这辈子看过最强大的剑法,就是这一次,那种感觉,仿佛在此剑面前,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,根本没有对抗的力量,也根本没有任何一点逃走的希望!

  “看来我距离真正的强者,还差的很多……只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……这一次,真的死定了!”

  本来叶空还抱着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的心态,可是在如此一剑之下,他却是只有等死的份!

  “乐儿,我这就来陪你了……”叶空心中暗自想着,真的到了这种水尽山穷的地步,带着浅笑走向死亡,无疑也是一种解脱。

  突然。

  就在剑魔神的这一击神威就要斩落的时候,突然之间,就看见天空猛地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!

  “这是……”在场成千上万的剑者,全部惊讶莫名!

  那些剑者大部分是神人。他们只是惊讶于天空突然出现的巨大裂口,惊讶于这个景象!

  不过在场也有不少的偏神,他们对剑的理解就不同了!他们看见这巨大裂口,他们脸上的表情比那些神人要惊讶的多!

  因为这条大口子大裂痕出现的位置非常的巧妙!如何的巧妙和高明,他们也说不清,只是因为这个大口子的出现,让剑魔神这惊天一剑,登时逊se至极!

  就仿佛某个强大的武师研究出一种拳法,刚想要当众卖弄一下,却被人点出其中破绽无数,漏洞大把!这一个口子,正是显出了剑魔神这一记神威的最大破绽!

  要说在场面se变化最厉害的,肯定就是剑魔神了。当看见那道大口子,他脸se一下惊讶了,随后是惊恐,接着是黯然,最后双目中竟然有些死灰,面se惨白。

  就好像被人重击了一下,脸上一下没了血se!

  看见这个破口,这个位置出现的高明,剑魔神就是傻子也明白谁来了。此人一来,剑魔神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半点机会杀死叶空!

  剑魔神虽然凶狠残暴果断,不过他能在剑神手下发展到现在如此的壮大,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特xing,就是他谨慎,并不强求!他绝对不趁着那人出现之前,妄图抢先杀死叶空,他不会。

  他看见那个破口,就知道大势已去。只见他抬手一招,竟然硬生生把放出的神威给召回了,同时口中道,“是神尊大人来了,剑魔行礼了。”

  说完,剑魔神恭敬非常的,一鞠躬到底,身体躬下去也不抬起来,非常的谦虚。

  别人都尊称剑魔神为神尊,可是真正称得上神尊的,却只有一人!剑魔神如此心甘情愿行礼鞠躬的,北剑神国也只有一人而已!

  “见过神尊!”

  这一刻,在场所有的剑者全部的跪下,驱逐这个北剑神国最尊贵的存在!

  天空之中,白剑塔上方,叶空也猜测到了什么。

  叶空抬头去看,只见那巨大的天空裂缝之中,竟然慢慢伸出一截剑尖!看着那剑尖,在场所有人都是有熟悉之感!

  因为这一截剑尖,就是天剑城那把天剑的剑尖!

  天剑都来了,那出现的当然是剑神本尊!

  破天神剑果然厉害,竟然能够轻易的破开神界之天!大概这就是超神器破天神剑名字的由来。

  破天神剑并没有全部伸出,只是伸出了一截剑尖,而在那剑尖之上,却站着一对男女!

  男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,十xxx岁,看上去比叶空还要小一点的样子,相貌普通,略显文弱,要不是他眉心的白se剑型标记,叶空肯定会将他当作一个读书郎,赶考的书生。

  而在他的身边,也是一个年轻女子,相貌好看,眉心嵌着一块白se的也是主神神格,不过造型奇异,叶空也不认识。不过想想,剑神的老婆肯定是主神,不是主神剑神也要去给她抢一个主神神格不是?

  剑神携着老婆从剑尖上飞身下来,口中问道,“剑魔,我不是说过,所有的争斗都放在剑者之争?禁止再有城池间的大型战争……你剑者之争时不挑战,却在此刻攻入葬剑城,屠城杀人,你必须给我一个注释!”

  剑神张勇威这句话之中,已经带上了强烈的语气,本来一躬到底的剑魔神低头也不敢抬头,口中道,“回神尊!此次不是城池之间的战争,若是有屠城之事,那是剑妖所为……我今天来到,是找叶城主了结一下弟子的si仇,不算是违反神尊的禁令!”

  剑魔神倒是狡猾,一口将责任全部推给剑妖神。而他和叶空是si仇,你剑神管的再宽,你也管不到我si仇吧?

  “si仇,我看你搞的动静不小嘛?”剑神冷哼一声,目光扫过众人,那些剑者全部吓的大气不敢出。

  剑魔神又道,“其实并非如此,这些我手下剑者都是来给我送草药的,并非前来杀人,神尊明鉴。”

  “可是这个叶空是我下界的后人,你也要杀么?”剑神张勇威猛地回头,口气中已经带了怒意。

  “不敢!”剑魔神道,“剑魔我不知他是您下界后人,早知如此,我定会和他交好亲热,绝对不敢对他出手!”

  叶空听剑神说自己是他下界后人,知道保护伞来了,心中微定,他连忙开口道,“见过神尊,其实我刚才已经跟他说了,我是您的后代,不过他回答我说,杀得就是剑神后代,要剑神后代断子绝孙!”

  叶空此言一处,一片哗然。

  要知道,北剑神国剑者们最崇拜的精神领袖就是剑神,那些剑魔神的弟子心中也是崇拜剑神的,所以听见这句话,登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剑魔神身上。

  剑神的道侣李有花倒是又打量了叶空一下,心说这小子好厉害的嘴,好大的胆,这句话说的好,说不定就能够借题发挥再整治一下剑魔神。

  剑神也是心中暗自好笑,开口喝问,“剑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给读者的话:

  晚上还有……ro!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