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二六九 嫌贫爱富(三更)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二二六九 嫌贫爱富(三更)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8:57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二六九嫌贫爱富(三更)

  二二六九嫌贫爱富

  “走吧!”连续两次招小弟失败,司马泽显得心情非常的不爽。特别是西陵琳,在他看来,那是一个超级有价值的好货!不管是自己享用,还是孝敬别人,都是非常好用的!

  “哼哼,神界强者林立,若是去了神界,恐怕你们就绝对不会投入我的门下!可恨的马神,明显偏向那姓叶的,而那姓叶的,我又挑不出刺!”司马泽虽然心中含恨,不过碍于马神,却不好对叶空出手,于是只好将一口气,忍在心中!

  西陵琳走上笏板,跟着他们,一起离去,奔向下一个需要接引之人。

  化外蛮星,这是一颗蛮荒星球。

  所谓蛮荒星球倒并不是说就是那么土到掉渣,有的蛮荒星球也是繁华的很!所谓蛮荒,只是正统仙界对仙界边缘星球的歧视而已。

  而眼前的这颗蛮荒星球,正是繁华异常!

  此刻,正是傍晚,天刚黑!

  星球之上却有一个城池,城中正喜气洋洋,一个个的化外小仙,都开开心心,如同万涓归海一样,从各个方向,涌向城中的一处高大府邸。

  “今天可是宇环老仙嫁孙女的日子。据说今天晚上是美酒畅饮,都是从正统仙界运来的名酒!”

  “是呀是呀。那可不是我们这边凡人炼制的酒。正统仙界的酒,那是连上仙们都能喝醉的,那才是真正的仙酒。”

  “看你,都要流口水了!不过话说,那宇环老仙也是嫌贫爱富呀!据说,他孙女本来喜欢上的是贺家的贺秉瑞,不过那贺家虽然流传悠久,不过却是一代不如一代!现在是人又穷,修为又低。所以宇环老仙就棒打鸳鸯,将孙女嫁给另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家,据说是在正统仙界专门运酒的!所以,我等这次才有免费的仙酒畅饮!”

  “哦,原来我们是沾的这个光!那我支持宇环老仙!要是嫁给贺家那穷鬼,我们的仙酒也是喝不到的。”

  听这这些言论到处响起,人群中一个中等金仙,momo口袋中的一块令牌,心中暗自念叨:娘说这紫se玉牌是一件至宝,可以用来送给宇环老仙换取寒霜姑娘。只是事已至此,还有没有回旋的机会!还有这玉牌,我家传多少年,也没见它有什么作用……

  这正是众人议论的贺秉瑞。不过想着自己爱的姑娘即将成为别人的老婆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试验一回!

  “吆喝,这不是贺公子嘛,你来捣乱的吧。”在大门口,贺秉瑞就被拦下。孙家的家丁个个都认识这个贺公子,也早就得到了通知,禁止此人进入!

  “兄弟们,这有些仙玉,大家拿过去喝酒!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贺公子一掏,倒是拿了十块仙玉,对金仙来说,这相当于两个月工资了。

  不过今日不同,那些家丁早得到过命令,哪敢放他进去?更何况,另外一家,人家早就打点好了。家丁中的头头推回仙玉,道:“贺公子,您别让我们为难!我们也劝您别白费力气了!今天晚上的新姑爷,那是正统仙界专门运酒的朱家少东家朱窿飞!那才是有钱人!仙玉都是一匣一匣的,吓死你们贺家!想娶我们孙家小姐,你们贺家娶不起!”

  不但家丁如此势利,周围路过的各方仙人也哧道:“要仙玉没有,要修为没有,你这样还娶老婆?唉,可惜了贺家,以前也是豪门了,现在变成了穷鬼,娶不到老婆就在别人家门口!”

  “让开,让开,借过!”众人都是势利的,纷纷推开贺秉瑞,在人潮之中,他就好像是一个绊脚石,路过之人,都要推他一把。

  那贺秉瑞绝望无比,开口放声喊道:“孙宇环!你这老家伙,你不识宝!你把孙女就卖给了运酒的猪头飞,你看中的,不过是些仙玉!可笑你仙君期的修为,却不知道,这世界上真正的宝物,是仙玉买不到的!”

  他这一声,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扩声的仙法或者仙符,竟然声音滚滚,全城都可以听见!

  就看见,从孙家大院中,飞起一个老者。老者目光锐利,胡须黑白相间,显得非常威严。

  此刻虽然已经入夜,不过月光明亮,大家也都是仙人,视力都没有任何障碍。“宇环老仙出来了。”顿时人众分开,将中间的贺秉瑞lu了出来。

  同时,一个微胖的锦衣少年从大门走出,他穿着一身新郎官的衣服,显然就是今晚的主角,朱窿飞。

  “贺秉瑞,既然你说我不识宝,哼哼,那我孙宇环岂不是要被天下仙人笑话?好,我就给你个机会!让你展示一下!”那孙宇环飞在半空,威严又道:“如果你拿出的,真的是什么至宝,那我可以重新考虑寒霜的婚事!如果你拿出的是一般的宝物,我恕你无罪,还请你吃酒!可如果你拿出的是垃圾宝物,那我可就要计较你当众骂我老家伙的罪过!”

  那朱窿飞听孙宇环老仙说可以重新考虑婚事,心中有不满。刚要开口,旁边有人提醒道:“少东家,那姓贺的都穷死了,能有什么宝物?”

  朱窿飞大为点头,道:“不错!我也赞同老爷子的说法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我朱家买不起的宝物!”

  “运酒的猪笼飞!”贺秉瑞冷哼一声,猛地一掏口袋,高举过头,吼道:“就是这个!”

  场上顿时万籁俱寂,所有的目光,都聚集向他的手中。那是一块,紫se的令牌!因为是夜晚的关系,显得黑乎乎的。

  “哎,这是什么牌子,好像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哎呀兄台,你是不知道。这是贺家的家传玉牌,传了多少代了!据说有大用,不过谁也不知道有什么用!之前不止一位仙君大能参详过此物,最后都弄不清此物的作用,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机……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那岂不是废物一件?”

  “是呀是呀,谁说不是!仙君大能都弄不清作用,谁能弄清?这牌子就算后边是个宝库,可你不知道宝库在哪,那还是等于一块瓦片!”

  “你这倒是好的想法,要我说,这东西恐怕就是贺家故意拿出来meng人的!”

  天空之中,老仙孙宇环也是一样的想法,摇头叹息道:“贺秉瑞,我真的给了你机会,指望你拿几样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给大家开开眼,可是最后,还是这破牌子……来人,给我把他拖走!”

  可是就在此刻,贺秉瑞手中的令牌,却亮了起来!发出耀眼的紫se光华,而且,在一闪一闪的!不知道是在发出信号,还是有其他意思?

  “亮了!”别说在场人等,就是贺秉瑞也是几乎要晕倒。要知道,这块牌子从来没有这样自己亮过!他贺家收藏了几万年,这还是第一次!

  老仙孙宇环面有怒意,道:“贺秉瑞,你弄什么玄虚?”

  不过却在此刻,光影一闪,却有一道弯弧形的长板,出现在天空,挡住半边月亮。而那板上,笔直站着四个人影!

  “那个是不是叶仙主?和画像上有点像!”

  “哇!西陵仙子,真的是西陵仙子!比仙子图上还要漂亮!”

  显然,叶空和西陵琳在仙界要知名度更大。那司马泽有些不爽,冷哼道:“我是上界派来审核接引人去天神训练营的,有接引令牌的速速送来!”

  下边仙人一听,知道这是天神下凡,全都吓得跪下。而那老仙孙宇环却是双目贪婪的看着那令牌!

  给读者的话:

  晚上还有……ro@。

  二二六九嫌贫爱富(三更)

  二二六九嫌贫爱富

  “走吧!”连续两次招小弟失败,司马泽显得心情非常的不爽。特别是西陵琳,在他看来,那是一个超级有价值的好货!不管是自己享用,还是孝敬别人,都是非常好用的!

  “哼哼,神界强者林立,若是去了神界,恐怕你们就绝对不会投入我的门下!可恨的马神,明显偏向那姓叶的,而那姓叶的,我又挑不出刺!”司马泽虽然心中含恨,不过碍于马神,却不好对叶空出手,于是只好将一口气,忍在心中!

  西陵琳走上笏板,跟着他们,一起离去,奔向下一个需要接引之人。

  化外蛮星,这是一颗蛮荒星球。

  所谓蛮荒星球倒并不是说就是那么土到掉渣,有的蛮荒星球也是繁华的很!所谓蛮荒,只是正统仙界对仙界边缘星球的歧视而已。

  而眼前的这颗蛮荒星球,正是繁华异常!

  此刻,正是傍晚,天刚黑!

  星球之上却有一个城池,城中正喜气洋洋,一个个的化外小仙,都开开心心,如同万涓归海一样,从各个方向,涌向城中的一处高大府邸。

  “今天可是宇环老仙嫁孙女的日子。据说今天晚上是美酒畅饮,都是从正统仙界运来的名酒!”

  “是呀是呀。那可不是我们这边凡人炼制的酒。正统仙界的酒,那是连上仙们都能喝醉的,那才是真正的仙酒。”

  “看你,都要流口水了!不过话说,那宇环老仙也是嫌贫爱富呀!据说,他孙女本来喜欢上的是贺家的贺秉瑞,不过那贺家虽然流传悠久,不过却是一代不如一代!现在是人又穷,修为又低。所以宇环老仙就棒打鸳鸯,将孙女嫁给另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家,据说是在正统仙界专门运酒的!所以,我等这次才有免费的仙酒畅饮!”

  “哦,原来我们是沾的这个光!那我支持宇环老仙!要是嫁给贺家那穷鬼,我们的仙酒也是喝不到的。”

  听这这些言论到处响起,人群中一个中等金仙,momo口袋中的一块令牌,心中暗自念叨:娘说这紫se玉牌是一件至宝,可以用来送给宇环老仙换取寒霜姑娘。只是事已至此,还有没有回旋的机会!还有这玉牌,我家传多少年,也没见它有什么作用……

  这正是众人议论的贺秉瑞。不过想着自己爱的姑娘即将成为别人的老婆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试验一回!

  “吆喝,这不是贺公子嘛,你来捣乱的吧。”在大门口,贺秉瑞就被拦下。孙家的家丁个个都认识这个贺公子,也早就得到了通知,禁止此人进入!

  “兄弟们,这有些仙玉,大家拿过去喝酒!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贺公子一掏,倒是拿了十块仙玉,对金仙来说,这相当于两个月工资了。

  不过今日不同,那些家丁早得到过命令,哪敢放他进去?更何况,另外一家,人家早就打点好了。家丁中的头头推回仙玉,道:“贺公子,您别让我们为难!我们也劝您别白费力气了!今天晚上的新姑爷,那是正统仙界专门运酒的朱家少东家朱窿飞!那才是有钱人!仙玉都是一匣一匣的,吓死你们贺家!想娶我们孙家小姐,你们贺家娶不起!”

  不但家丁如此势利,周围路过的各方仙人也哧道:“要仙玉没有,要修为没有,你这样还娶老婆?唉,可惜了贺家,以前也是豪门了,现在变成了穷鬼,娶不到老婆就在别人家门口!”

  “让开,让开,借过!”众人都是势利的,纷纷推开贺秉瑞,在人潮之中,他就好像是一个绊脚石,路过之人,都要推他一把。

  那贺秉瑞绝望无比,开口放声喊道:“孙宇环!你这老家伙,你不识宝!你把孙女就卖给了运酒的猪头飞,你看中的,不过是些仙玉!可笑你仙君期的修为,却不知道,这世界上真正的宝物,是仙玉买不到的!”

  他这一声,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扩声的仙法或者仙符,竟然声音滚滚,全城都可以听见!

  就看见,从孙家大院中,飞起一个老者。老者目光锐利,胡须黑白相间,显得非常威严。

  此刻虽然已经入夜,不过月光明亮,大家也都是仙人,视力都没有任何障碍。“宇环老仙出来了。”顿时人众分开,将中间的贺秉瑞lu了出来。

  同时,一个微胖的锦衣少年从大门走出,他穿着一身新郎官的衣服,显然就是今晚的主角,朱窿飞。

  “贺秉瑞,既然你说我不识宝,哼哼,那我孙宇环岂不是要被天下仙人笑话?好,我就给你个机会!让你展示一下!”那孙宇环飞在半空,威严又道:“如果你拿出的,真的是什么至宝,那我可以重新考虑寒霜的婚事!如果你拿出的是一般的宝物,我恕你无罪,还请你吃酒!可如果你拿出的是垃圾宝物,那我可就要计较你当众骂我老家伙的罪过!”

  那朱窿飞听孙宇环老仙说可以重新考虑婚事,心中有不满。刚要开口,旁边有人提醒道:“少东家,那姓贺的都穷死了,能有什么宝物?”

  朱窿飞大为点头,道:“不错!我也赞同老爷子的说法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我朱家买不起的宝物!”

  “运酒的猪笼飞!”贺秉瑞冷哼一声,猛地一掏口袋,高举过头,吼道:“就是这个!”

  场上顿时万籁俱寂,所有的目光,都聚集向他的手中。那是一块,紫se的令牌!因为是夜晚的关系,显得黑乎乎的。

  “哎,这是什么牌子,好像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哎呀兄台,你是不知道。这是贺家的家传玉牌,传了多少代了!据说有大用,不过谁也不知道有什么用!之前不止一位仙君大能参详过此物,最后都弄不清此物的作用,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机……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那岂不是废物一件?”

  “是呀是呀,谁说不是!仙君大能都弄不清作用,谁能弄清?这牌子就算后边是个宝库,可你不知道宝库在哪,那还是等于一块瓦片!”

  “你这倒是好的想法,要我说,这东西恐怕就是贺家故意拿出来meng人的!”

  天空之中,老仙孙宇环也是一样的想法,摇头叹息道:“贺秉瑞,我真的给了你机会,指望你拿几样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给大家开开眼,可是最后,还是这破牌子……来人,给我把他拖走!”

  可是就在此刻,贺秉瑞手中的令牌,却亮了起来!发出耀眼的紫se光华,而且,在一闪一闪的!不知道是在发出信号,还是有其他意思?

  “亮了!”别说在场人等,就是贺秉瑞也是几乎要晕倒。要知道,这块牌子从来没有这样自己亮过!他贺家收藏了几万年,这还是第一次!

  老仙孙宇环面有怒意,道:“贺秉瑞,你弄什么玄虚?”

  不过却在此刻,光影一闪,却有一道弯弧形的长板,出现在天空,挡住半边月亮。而那板上,笔直站着四个人影!

  “那个是不是叶仙主?和画像上有点像!”

  “哇!西陵仙子,真的是西陵仙子!比仙子图上还要漂亮!”

  显然,叶空和西陵琳在仙界要知名度更大。那司马泽有些不爽,冷哼道:“我是上界派来审核接引人去天神训练营的,有接引令牌的速速送来!”

  下边仙人一听,知道这是天神下凡,全都吓得跪下。而那老仙孙宇环却是双目贪婪的看着那令牌!

  给读者的话:

  晚上还有……ro@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