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二四七 大喜事啊-修仙狂徒 皇冠bet36_bet36手机app_bet36谁开的

修仙狂徒

二二四七 大喜事啊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8:32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二四七大喜事啊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暂且免你死罪。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”叶空吐了一口气,道,“那就送去铁狱山慎刑殿审判,该坐多少年,就坐多少年。”

  按道理,这样决定叶空已经很够意思了。彭文考犯下这许多罪行,不杀他就已经不错了,至少要送他去铁狱山呆个几万年。

  不过西陵琳还是皱眉,虽然她也知道弟弟罪行应当受处罚,可是她却有别的担忧。

  “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西陵琳犹豫一下终于说道。

  楚一一心里搁噔一下,心说,她不会要把那件事说出来,那岂不是把我给害死了?

  不过叶空却是听出了西陵琳求情之意,心中非常的不爽。他已经对彭文考格外开恩,可是西陵仙子却要完全不责罚彭文考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  叶空脾气也不好,一不爽当即就怒道,“有话就在这里说!这彭文考已经让我一忍再忍,今天是非治他的罪不可!”

  西陵琳面色尴尬,楚一一连忙道,“我来听听西陵仙子要说什么,叶空你也别生气,好了好了。”

  楚一一出来打了个圆场,就拉着西陵琳去了后院。抬手打开隔音禁制,问道,“西陵,我次传给你,你不理我。这次怎么能主动说出,那叶空岂不是要恨我欺骗他?”

  原来次大婚的消息,就是楚一一传输给西陵琳,问她要不要考虑一下。可是西陵琳连回都没回。

  西陵琳俏面不变,摇头道,“那件事一一你还是彻底忘记,永远都不要提起,就当没有发生过,哪怕是天大的事,我也不会说出来,更不会用此事和叶空交换什么。”

  “不是要说那个?”楚一一倒是一愣。

  西陵琳咬咬红唇道,“其实是这样,当初我父亲飞升去神界,临行之前,对我说:我这一走,西帝府必然要大受打压。虽然拜托那司空仲平关照,不过此人心计颇深,不可信任。而且那叶空又无比仇视我和你弟弟,早晚要对文考下手!”

  西陵琳继续用彭霸天的口气说道: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只需帮你弟弟强撑数十年,哪怕是对叶空用些……美色,也是可以的。只要等到天神训练营开营,为父在界的一个天神前辈就会和马神一起下界,如果发现有人欺负你和文考,必定要十倍百倍的找回!”

  西陵琳说道,“我父说完,又说此事只告诉我一人,就是要到时候给所有人一个惊喜!”

  “原来是这个事。”楚一一也是心中一紧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是暂且不要处罚彭文考为好,虽然叶空是仙主,可是真的来个天神,叶空也无法应对。

  更何况还是跟马神一起下来,楚一一是见过马神的,那种主神的气势,吓就要吓死人。

  “那你等下,我去把叶空拉进来。”楚一一连忙出去,把不情不愿的叶空拉了出来。

  叶空一走,外边小亭里边就只剩下彭文考和几个西帝府的手下,彭文考心中极度不爽,冷哼一声,站了起来。

  他身子一抖,就将捆着他的捆仙索给收了,口中道,“那姓叶的色迷心窍,无耻至极,可怜我姐姐要因为我被他大占便宜呀!”

  西陵仙子是仙界公认的第一美女,而且特别的冰清玉洁,不知是多少仙界男仙的梦中情人,在场的几个西陵星的罗天都是咬牙切齿,想到心中洁白高傲的女神此刻正被别人大占便宜,都感觉痛不欲生。

  彭文考坐到石桌旁,目中也闪过狠厉。他倒不知道什么天神下凡,他在想,如果刚才叶空所料不差,那小楼兄弟还有一年多就回来了呀!到时候,叶空,哼哼……

  后院之中,叶空听说天神之事,也是眉头一皱。

  不过他心中却又有些温暖,原来西陵仙子并不是要为彭文考求情,而是担心我啊。

  叶空虽然旖念一闪,可却又另想起一件事,连忙问道,“西陵仙子,还有二十年不到的天神训练营开营,你也得到玉牌了嘛?”

  “是啊,难道你也有玉牌?”一向淡漠的西陵琳竟然惊喜笑起,那突然绽放的笑容,简直如同动人的花朵绽放,那份美丽就算楚一一心中都惊叹折服。

  “没错,我也有玉牌,到时候我们还是同学。”叶空心中也很开心,跟西陵琳做同学,不知道多少仙界男生梦寐以求的啊!

  西陵琳却是弯弯秀眉又是一蹙,道:“那你就更不能囚禁我弟弟了,因为那个和马神一起下界的天神,担任的正是审核使,随便给你找个借口,就会让你去不成天神训练营!”

  叶空这下也是心中纠结,按照他的性格,绝对不可能放过彭文考,可是现在又弄出这些事,他又不的不考虑。

  不过正在他们犹豫间,外边却是传来彭文考的大呼小叫。

  里屋中的阵法,只隔内部之音,却不隔外部传进来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了?”西陵琳姐弟情深,第一个奔了回去。

  接着,叶空和楚一一也跟着奔出去,出去以后,景象吓了大家一跳。

  只见彭文考躺在地,惊慌失措的大声喊叫,旁边那些他手下的罗天仙都围着他转,也是惊慌无比,束手无策。

  叶空他们分开人群一看,只见彭文考挺着个大肚子,动也不敢动,那肚子已经有孕妇一般大,可是此刻依然在继续变大!

  “姐姐,救我!”彭文考看见西陵琳,顿时声泪俱下,看着还在变大已经要挤破龙袍的肚子,彭文考又高声嚎道,“救我啊,我怕!”

  西陵琳也是惊呆当场,回头怒视叶空,问道,“叶空,你一边和我谈话,一边派人暗算文考?”

  叶空大怒,“**先人板板,我要杀他就杀他,有必要要暗算他么?”

  楚一一连忙道,“这到底怎么了,我们进去谈话,你们在外边到底干嘛了?”

  彭文考怒道,“我就吃了一个桔子!你们天庭真是不要脸,居然放一个有毒的桔子害人!”

  “桔子……”楚一一和叶空同时看向石桌,此刻,那里只有一张桔皮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目中都是一片晕倒之色。楚一一回头又问,“那个,那个桔子……你一个人吃的?”

  “是啊!”彭文考吼道。

  叶空也是愕然,又问,“是不是十瓣,你一个人全吃了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几瓣,反正我全吃了!”彭文考说完又吼道,“叶空,你要关我就关我,你别害我啊,我已经知错了,你快点拿解药来!”

  西陵琳也是有些惊慌,围着那已经比彭文考身体还大的肚子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抬头一看,叶空和楚一一都在强忍笑意。

  西陵琳又急又怒,道:“你们怎么这样?”

  ㊣6叶空笑道:“西陵仙子,放心,你弟弟西帝陛下这不是中毒,也不是得病,更不是有人暗算他。而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啊!你也别愁了,喜事,大喜!”

  西陵琳道:“哪有什么喜事,他,他这肚子还在变大!”

  楚一一笑道,“是呀,十胞胎呀!怎么可能不大?十个大胖小子,你们西帝府后继有人了啊。”

  西陵琳这才想到那张桔皮,她跑去一看。虽然她第一次见生命果实,可是她看的多,一眼就认出了,“冥界生命树的至宝果实,生命之果,吃一瓣生一个……这么说他的肚子里,都是孩子?”

  听见这句,彭文考恨不得死了才好,大声喊道,“不要啊,不要,我宁可中毒我也不要生孩子!你杀了我姐姐!”

  叶空也只有感叹道:“也罢,既然人犯怀孕,本着人性化的原则,暂不治罪,先把孩子生出来再说。”

  二二四七大喜事啊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暂且免你死罪。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”叶空吐了一口气,道,“那就送去铁狱山慎刑殿审判,该坐多少年,就坐多少年。”

  按道理,这样决定叶空已经很够意思了。彭文考犯下这许多罪行,不杀他就已经不错了,至少要送他去铁狱山呆个几万年。

  不过西陵琳还是皱眉,虽然她也知道弟弟罪行应当受处罚,可是她却有别的担忧。

  “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西陵琳犹豫一下终于说道。

  楚一一心里搁噔一下,心说,她不会要把那件事说出来,那岂不是把我给害死了?

  不过叶空却是听出了西陵琳求情之意,心中非常的不爽。他已经对彭文考格外开恩,可是西陵仙子却要完全不责罚彭文考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  叶空脾气也不好,一不爽当即就怒道,“有话就在这里说!这彭文考已经让我一忍再忍,今天是非治他的罪不可!”

  西陵琳面色尴尬,楚一一连忙道,“我来听听西陵仙子要说什么,叶空你也别生气,好了好了。”

  楚一一出来打了个圆场,就拉着西陵琳去了后院。抬手打开隔音禁制,问道,“西陵,我次传给你,你不理我。这次怎么能主动说出,那叶空岂不是要恨我欺骗他?”

  原来次大婚的消息,就是楚一一传输给西陵琳,问她要不要考虑一下。可是西陵琳连回都没回。

  西陵琳俏面不变,摇头道,“那件事一一你还是彻底忘记,永远都不要提起,就当没有发生过,哪怕是天大的事,我也不会说出来,更不会用此事和叶空交换什么。”

  “不是要说那个?”楚一一倒是一愣。

  西陵琳咬咬红唇道,“其实是这样,当初我父亲飞升去神界,临行之前,对我说:我这一走,西帝府必然要大受打压。虽然拜托那司空仲平关照,不过此人心计颇深,不可信任。而且那叶空又无比仇视我和你弟弟,早晚要对文考下手!”

  西陵琳继续用彭霸天的口气说道: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只需帮你弟弟强撑数十年,哪怕是对叶空用些……美色,也是可以的。只要等到天神训练营开营,为父在界的一个天神前辈就会和马神一起下界,如果发现有人欺负你和文考,必定要十倍百倍的找回!”

  西陵琳说道,“我父说完,又说此事只告诉我一人,就是要到时候给所有人一个惊喜!”

  “原来是这个事。”楚一一也是心中一紧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是暂且不要处罚彭文考为好,虽然叶空是仙主,可是真的来个天神,叶空也无法应对。

  更何况还是跟马神一起下来,楚一一是见过马神的,那种主神的气势,吓就要吓死人。

  “那你等下,我去把叶空拉进来。”楚一一连忙出去,把不情不愿的叶空拉了出来。

  叶空一走,外边小亭里边就只剩下彭文考和几个西帝府的手下,彭文考心中极度不爽,冷哼一声,站了起来。

  他身子一抖,就将捆着他的捆仙索给收了,口中道,“那姓叶的色迷心窍,无耻至极,可怜我姐姐要因为我被他大占便宜呀!”

  西陵仙子是仙界公认的第一美女,而且特别的冰清玉洁,不知是多少仙界男仙的梦中情人,在场的几个西陵星的罗天都是咬牙切齿,想到心中洁白高傲的女神此刻正被别人大占便宜,都感觉痛不欲生。

  彭文考坐到石桌旁,目中也闪过狠厉。他倒不知道什么天神下凡,他在想,如果刚才叶空所料不差,那小楼兄弟还有一年多就回来了呀!到时候,叶空,哼哼……

  后院之中,叶空听说天神之事,也是眉头一皱。

  不过他心中却又有些温暖,原来西陵仙子并不是要为彭文考求情,而是担心我啊。

  叶空虽然旖念一闪,可却又另想起一件事,连忙问道,“西陵仙子,还有二十年不到的天神训练营开营,你也得到玉牌了嘛?”

  “是啊,难道你也有玉牌?”一向淡漠的西陵琳竟然惊喜笑起,那突然绽放的笑容,简直如同动人的花朵绽放,那份美丽就算楚一一心中都惊叹折服。

  “没错,我也有玉牌,到时候我们还是同学。”叶空心中也很开心,跟西陵琳做同学,不知道多少仙界男生梦寐以求的啊!

  西陵琳却是弯弯秀眉又是一蹙,道:“那你就更不能囚禁我弟弟了,因为那个和马神一起下界的天神,担任的正是审核使,随便给你找个借口,就会让你去不成天神训练营!”

  叶空这下也是心中纠结,按照他的性格,绝对不可能放过彭文考,可是现在又弄出这些事,他又不的不考虑。

  不过正在他们犹豫间,外边却是传来彭文考的大呼小叫。

  里屋中的阵法,只隔内部之音,却不隔外部传进来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了?”西陵琳姐弟情深,第一个奔了回去。

  接着,叶空和楚一一也跟着奔出去,出去以后,景象吓了大家一跳。

  只见彭文考躺在地,惊慌失措的大声喊叫,旁边那些他手下的罗天仙都围着他转,也是惊慌无比,束手无策。

  叶空他们分开人群一看,只见彭文考挺着个大肚子,动也不敢动,那肚子已经有孕妇一般大,可是此刻依然在继续变大!

  “姐姐,救我!”彭文考看见西陵琳,顿时声泪俱下,看着还在变大已经要挤破龙袍的肚子,彭文考又高声嚎道,“救我啊,我怕!”

  西陵琳也是惊呆当场,回头怒视叶空,问道,“叶空,你一边和我谈话,一边派人暗算文考?”

  叶空大怒,“**先人板板,我要杀他就杀他,有必要要暗算他么?”

  楚一一连忙道,“这到底怎么了,我们进去谈话,你们在外边到底干嘛了?”

  彭文考怒道,“我就吃了一个桔子!你们天庭真是不要脸,居然放一个有毒的桔子害人!”

  “桔子……”楚一一和叶空同时看向石桌,此刻,那里只有一张桔皮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目中都是一片晕倒之色。楚一一回头又问,“那个,那个桔子……你一个人吃的?”

  “是啊!”彭文考吼道。

  叶空也是愕然,又问,“是不是十瓣,你一个人全吃了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几瓣,反正我全吃了!”彭文考说完又吼道,“叶空,你要关我就关我,你别害我啊,我已经知错了,你快点拿解药来!”

  西陵琳也是有些惊慌,围着那已经比彭文考身体还大的肚子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抬头一看,叶空和楚一一都在强忍笑意。

  西陵琳又急又怒,道:“你们怎么这样?”

  ㊣6叶空笑道:“西陵仙子,放心,你弟弟西帝陛下这不是中毒,也不是得病,更不是有人暗算他。而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啊!你也别愁了,喜事,大喜!”

  西陵琳道:“哪有什么喜事,他,他这肚子还在变大!”

  楚一一笑道,“是呀,十胞胎呀!怎么可能不大?十个大胖小子,你们西帝府后继有人了啊。”

  西陵琳这才想到那张桔皮,她跑去一看。虽然她第一次见生命果实,可是她看的多,一眼就认出了,“冥界生命树的至宝果实,生命之果,吃一瓣生一个……这么说他的肚子里,都是孩子?”

  听见这句,彭文考恨不得死了才好,大声喊道,“不要啊,不要,我宁可中毒我也不要生孩子!你杀了我姐姐!”

  叶空也只有感叹道:“也罢,既然人犯怀孕,本着人性化的原则,暂不治罪,先把孩子生出来再说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